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杭州滨江区试管婴儿哪个医院最好_杭州滨江区试管婴儿医院有哪些_365助孕

少女左侧卵巢出问题 手术时两卵巢同被割(组图

时间:2019-06-11 21: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4年7月,家住临夏州广河县的玲玲(化名)一怒之下将临夏州广河县人民医院(下称县医院)告上法庭,索赔包括精神损失在内的各种费用共计1000万元。广河县人民法院将于明天开庭审理此

  2004年7月,家住临夏州广河县的玲玲(化名)一怒之下将临夏州广河县人民医院(下称县医院)告上法庭,索赔包括精神损失在内的各种费用共计1000万元。广河县人民法院将于明天开庭审理此案。玲玲为什么要将县医院告上法庭?这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2003年年初,在兰州打工的玲玲经常感到腹痛。2003年5月9日,玲玲来到县医院就诊,医生给她做了B超后诊断为左侧附件囊肿,并让玲玲住院治疗。

  2003年5月13日,县医院与玲玲的父亲签订了一纸关于玲玲左侧卵巢切除手术的协议,就这样玲玲被推进了手术室,玲玲称当时医生没有告诉她要做什么手术,她以为只是自己身体里长了个疙瘩。院方称,在手术过程中,主刀医生发现玲玲的右侧卵巢也有囊肿,于是向其父母建议同时切除右侧卵巢,在与其父母达成口头协议后,医生继续进行手术。但玲玲的父母均不承认院方这一说法。

  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了,玲玲的月经一直没有来,而且明显感到体乏无力、发热、发冷、心悸、腹痛。为了了解到底是啥原因,玲玲又到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去检查,但结果让玲玲和家人万分震惊。医生告诉玲玲,她左右侧卵巢均被切除,根本不会有月经。她出现的一些症状属于更年期综合症。原来,在没有征得玲玲同意的情况下,她的右侧卵巢也被切除了。

  “当时,我并不知道医生要做什么手术,只以为自己身体里长了个疙瘩,做手术切除掉就好了。在学校的时候我暗恋过别人,但一直没有来得及谈恋爱,没想到自己会成现在这个样子……”

  “看到同龄女孩打扮得漂漂亮亮、神采奕奕的样子,我心里就不是滋味,现在我每天依靠药物来维持女性特征……”

  “为了不使自己的情绪影响家人,我每天都得笑着面对他们,生怕一个不快的表情引起全家人的不快……”

  年仅21岁的玲玲(化名)是一个漂亮、文静的女孩。可谁又能明白她内心深处的痛苦。

  玲玲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暗恋过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但由于自己的羞涩没能让这份感情得到发展。没想到学校刚毕业,工作还没干几天,灾难就降临到她身上了。原本认为自己会很快好起来,然而医生的误诊、误治毁了她的未来。

  “我以前身体很好,喜欢体育运动,但现在体质变得很差,上几层楼都气喘吁吁,感冒如影随形,如果不吃药,胡子随时会从我脸上长出来,现在每次月经都要用超于常人几倍的黄体酮,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我常常以泪洗面……”玲玲说着禁不住哭了出来。

  玲玲说,现在她只能靠药物来维持女性特征,而服用的药物大都是激素类药物,对身体危害很大,尤其对肝、肾等,而且很容易得肿瘤。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自己都会在被窝里偷偷流泪。时间一长,玲玲说她得了中耳炎,这使她更是痛上加痛。

  每个月近500元的医疗费使一家人的生活沉浸在痛苦之中。为此,母亲患上了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再也禁不起任何刺激了。家庭重担全靠父亲一人来承担。她每天都得笑着面对家人,一个不快的表情就会引起全家人的不快。虽然父母、家人、朋友都给予了很大的同情和关照,但自己内心深处的痛苦是谁都无法想象的。

  两年来,自己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体质大不如以前,喜欢体育运动的她现在脆弱得像玻璃一样易碎,而且身体随时都可能出现问题,自己成了家人的负担。

  2005年1月,玲玲申请法院对广河县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广河县医院)的手术进行鉴定。广河县人民法院委托临夏州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中心进行医疗事故鉴定。鉴定结论认为,该起医疗行为属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院方要负全部责任。

  由于广河县人民法院对临夏州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中心的医疗鉴定不认可,无奈之下玲玲又申请广河县人民法院重新鉴定。经广河县人民法院有关部门商议,又委托了甘肃省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中心重新鉴定。 2005年7月9日,甘肃省医学会再次对该医疗行为进行了鉴定。鉴定书表明:此次医疗行为确属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院承担主要责任。

  2004年7月,玲玲认为县医院没有将病情及手术的利害关系告诉自己,不经她同意就擅自将两侧卵巢及附件摘除,让她失去了作为一个女人的基本权利,不能结婚、不能生育,而身体的剧烈变化让她处于精神的极大痛苦之中。

  玲玲一纸诉状将广河县医院告上法庭,索赔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伤残费、双侧卵巢和输卵管移植费以及300万元精神损失费共计1000万元。

  据了解,1000万的医疗事故赔偿,是目前我省赔偿数额最大的一起,那么这样的赔偿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呢?

  代理律师认为,精神赔偿在这一起案例中占了很大的比例。1000万索赔金额中包括300万元的精神抚慰金、双侧卵巢和输卵管移植手术的费用300万。此外当事人虽然目前所花医疗费只有几万元,但后续治疗费将是无法估量的。

  昨日下午5时许,记者连线广河县医院杨院长。杨院长说该案即将开庭。但对于医疗事故的结论他表示不能接受,他个人认为,这件事情医院没有直接的责任。不管法院判决结果如何,医院对“医疗事故”这个结果不能接受。

  杨院长还说,在给玲玲做手术前,医院玲玲的父亲签订了左侧卵巢切除手术的协议书,可当手术进行到一半时,主刀医生发现玲玲的右侧卵巢存在同样病变,由于玲玲手术时进入麻醉状态,医生与其父母达成了口头协议。所以,杨院长认为广河县医院没有直接责任。

  当记者还想了解更多的情况时,杨院长自称很忙,说明天再联系就挂断了电话。对于双方口头协议一事记者无法得到进一步证实。

  就玲玲天价索赔一事,记者采访了玲玲的代理律师甘肃致中律师事务所田国平律师。

  田律师说,此医疗事故损害后果堪称建国以来甘肃省最大的一起。而损害后果主要为精神损害。就他个人认为,玲玲这么年轻,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她所要遭受的精神损害是无法估量的,玲玲提出多大的损害赔偿金都不为过。(赵利芳 马绮瑞 本版图片由宋菲菲 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